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 >学法园地
婚生与否子女同权 抚养教育父母共担
发布日期:2014-03-27浏览次数:字体:[ ]

    非婚生子女俗称私生子,是指出生时生父生母无婚姻关系的子女。受传统观念的影响,目前人们对于非婚生子女不但抱有许多偏见和歧视,而且时常侵犯他们依法应当享有的财产权利。从纠纷的类型来看,主要可以分为两类:一类是非婚生子女的生父以种种理由拒付抚养费,一类是婚生子女非法侵犯非婚生子女对家庭财产的继承权。在本期的案例中,这两类纠纷类型都有所反映。依照我国婚姻法规定,上述两种行为都是违法侵权行为。

  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,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,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。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,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,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。在法律上并没有非婚生子女抚养费的内容这一项,这是因为非婚生子女抚养费和婚生子女抚养费一样,都属于抚养费的范畴。抚养费包括子女生活费、教育费、医疗费等费用。 (胡勇)

  私生子索赔抚慰金判决书仅认抚养费

  一名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私生子成年后将生父告上法庭,向生父索赔约500万元抚养费和精神抚慰金。近日,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,判令生父应补偿私生子18年的抚养费共8万余元,但并没有支持其精神赔偿诉求。

  经查明,余君与杨建认识后同居,不久后,一个女人闹上门来自称是杨建的妻子,此时余君才知道杨建已婚。两人分手后,余君发现自己已有身孕,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引产,她于1995年1月生下儿子杨江。因是未婚先孕、违反相关纪律,余君被所在单位开除,为了维持生计、抚养孩子,她被迫四处打工。2010年,杨建托人找到他们母子,在做了亲子鉴定确认是杨建亲生之后,杨建答应把孩子送到广东省学习外语,并承诺将孩子送出国深造。但孩子被送到学校后,杨建只去探望了两次便消失了,孩子读了一学期后无奈返回重庆市。

  杨江称,现在母亲患多种疾病,无法从事任何工作,他自己虽打点小工,也无力维持母子二人的开销,生活很困难。为此,他将生父告上法庭,索赔200万元精神损失费和300万元抚养费。

  庭审中,生父杨建辩称,当初他和余君在一起大约三四个月,妻子知道后闹得很厉害,加上双方家庭的指责,便分手了。此后,余君一直没有找过他,他也不知道余怀了自己的孩子。2010年5月,余先电话联系他,告诉他生了个儿子,都15岁了,然后他回重庆做了亲子鉴定。如今,孩子已年满18周岁,母子二人此时提出索赔已超过诉讼时效。重要的是,他一直不知道有孩子,让他失去了与孩子建立感情的机会,没有享受到儿子带给他的亲情,所以从这方面说,他也是个受害者。

  法院审理后认为,私生子享有与婚生子同等的权利,杨建作为生父,理应对杨江承担抚养义务。法律规定抚养费支付到18周岁,所以18周岁后不再支付,而在18岁前,杨建没有直接抚养孩子,应当对独自抚养的余君给予相应的抚养费补偿。此案引发的私生子抚养费补偿标准,以及是否能向生父索赔精神赔偿成为此案的两大焦点问题。该案主审法官表示,双方都没有证据证明杨建的实际收入。在这种情况下,法院只能参照18年来重庆市历年职工年平均工资作为基数计算抚养费补偿标准。同时,最高法司法解释规定,抚养费按照月收入20%至30%比例支付。

  据此,法院按最高标准30%的比例计算,最终判决杨建补偿余君18年的抚养费共8万余元。对于精神抚慰金,法官称,依据现行法律,抚养纠纷中,没有精神赔偿的相关规定,该索赔请求于法无据,法院据此驳回。

  婚外情得子欲鉴定遭拒绝便想断关系

  来沪近二十载的台商周傅斌与上海姑娘杜月有十年婚外情,2008年,杜月产下一子,4年后,周傅斌要求做亲子鉴定,杜月拒绝,周傅斌便将母子告上法庭,要求返还4年来母子的不当得利32万元。近日,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,驳回了周傅斌的诉讼请求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台商周傅斌来沪打拼,2003年的一次朋友聚会,周傅斌与杜月相识并迅速成为婚外情人。2008年,杜月怀有身孕,周傅斌在生育手术相关材料上签字。2009年至2012年间,周傅斌多次要求做亲子鉴定,但杜月始终反对。周傅斌认为,四年间自己为抚养孩子付出许多,杜月却几次三番阻挠亲子鉴定,自己合理怀疑孩子是否是自己的。因此,这四年付出的抚养费用是母子的不当得利,故他一纸诉状将杜月母子告上法庭,要求返还不当得利32万元。

  在法庭上,周傅斌为证明自己与杜月的婚外情史,拿出了2003年写的告白书以及2012年写的保证书,其中提到“十年是真爱……珍惜爱情的结晶……要与现在的太太离婚……重新结婚后宝宝改姓‘周’”等内容,称如果杜月同意做亲子鉴定,可以不要回四年来支付的抚养费用。对此,杜月表示自己坚持不做亲子鉴定,是因为在她看来这对孩子是一个残酷的过程,现在小孩三岁半已经记事,亲子鉴定会对孩子心灵产成生负面影响,而且杜月还担心,亲子鉴定后,周傅斌会与她争夺孩子的抚养权,进一步对孩子造成伤害,所以自己坚决不同意进行亲子鉴定。

  法院审理后认为,本案表面上看是不当得利案件,但究其实质,实际是“非婚生子女认领”的法律问题。“认领”即生父对非婚生子女的承认,一经认领,非婚生子女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义务。然而在支付了几年抚养费后,周傅斌认为孩子不是亲生,要求返还抚养费,这一请求隐含着确认其对孩子的认领行为无效的意思,但对此,周傅斌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,仅凭杜月不愿意进行亲子鉴定便认定孩子并非亲生骨肉没有依据。

  所谓“有法律依法律,无法律依习惯,无习惯依法理”,我国虽然对于“非婚生子女的认领”没有相应法律规定,也没有相关约定俗成的习惯,但是婚姻法的一大立法目的是为了保障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权利。本案中依据亲权法理,法院认定周傅斌的行为已构成“认领”,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。

 

(来源: 法制日报 )

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
公示公告 更多
图片普法 更多
动漫普法 更多
法律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 06-14
风 筝 05-13
酒后驾车如驾云 08-19
法网恢恢 04-15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